<menu id="i9omw"></menu>
<sub id="i9omw"><listing id="i9omw"></listing></sub>
<sub id="i9omw"></sub>
<wbr id="i9omw"><legend id="i9omw"></legend></wbr>
  • <form id="i9omw"><legend id="i9omw"></legend></form>
  •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解讀

    日期:2019-12-18 16:43:00 來源: 瀏覽次數:0   字號:[ ]  視力保護色:

    12月12日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,總結回顧了2019年經濟工作,分析研究了2020年經濟工作的形勢任務。 

    一、2019年發展回顧:主要指標進度符合預期 

    2019年在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上升背景下,堅持穩中求進,深化改革開放,保持了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,三大攻堅戰取得關鍵進展,特別是年內成功化解了個別中小銀行風險事件,金融風險得到有效防控。會議報告指出,“十三五”規劃主要指標進度符合預期。從現實中看,GDP、CPI等指標完成全年任務目標壓力不大,就業等主要指標已經提前完成全年計劃。應該說,過去一年,形勢困難眾所周知,取得成績有目共睹,為明年的收官奠定了堅實基礎。 

    二、2020年總體工作要求:穩字當頭、確保收官 

    會議強調明年工作“要堅持穩字當頭”??v觀全文,通篇29次提到“穩”字,一方面由于當前中國“經濟下行壓力加大”,較去年“經濟面臨下行壓力”的措辭更加嚴峻,不僅國內多重問題“相互交織”,而且“全球動蕩源和風險點顯著增多”。另一方面,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“十三五”規劃收官之年,這是明年所處的時間節點和坐標方位,是2020年不同以往年度的最大特點,為實現圓滿收官,必須確保經濟、社會等各領域都平穩運行。

    三、2020年主要經濟目標:依距“十三五”規劃目標的差距而定 

    “十三五”規劃確定了涵蓋經濟發展、創新驅動、民生福祉、資源環境等4方面25項指標,與各項目標銜接,目前存在的差距就是明年目標。 GDP方面,會議強調要“堅持問題導向、目標導向、結果導向”“確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‘十三五’規劃圓滿收官”?;仡欬h的十八大和“十三五”規劃,經濟增長的目標都是: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。在過去八年經濟增速基礎上,考慮到第四次經濟普查后GDP基數可能受到一定影響,預計2020年GDP需要增長6%左右。 CPI方面,雖然2019年以來漲幅逐月加快,但前11個月增長2.8%,預計全年能控制3%以內。隨著以豬肉為重點的“菜籃子”產品保供穩價措施見效,明年豬肉供給將逐步增加,年中以后CPI上漲壓力將逐步回落,加上貨幣政策將更加靈活,預計明年CPI目標仍將確定為增長3%左右。 就業方面,目前已連續三年確定為新增就業1100萬人以上。新增就業需求增長、經濟結構轉換容納就業能力上升、營商環境改善會增加就業機會,但考慮到經濟下行壓力增加、外部需求放緩等因素將給就業帶來壓力,2020年的就業目標可能仍為:城鎮新增就業1100萬人以上,城鎮調查失業率5.5%左右,城鎮登記失業率4.5%以內。 國際收支方面,在中國出口與進口并重、吸引外資和對外投資并重、匯率市場化改革不斷推進、匯率彈性不斷增強等背景下,近幾年國際收支都較為均衡,經常項目盈余占GDP比重在2%左右,2020年國際收支目標預計變化不大。 

    四、宏觀政策基調:逆周期調節 

    會議定調2020年宏觀調控政策要堅持穩字當頭,堅持宏觀政策要穩、微觀政策要活、社會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框架,提高宏觀調控的前瞻性、針對性、有效性?,F在我們面臨經濟增長和物價穩定、幣值穩定和金融穩定等多重任務,不能采用大水漫灌式的調控政策已成各界共識。與此同時,目標導向決定我們需要在多重目標中尋找多元平衡,因此,逆周期調節更加強調的是方式方法的創新,而非簡單的數量擴大。

    五、貨幣政策:靈活適度 

    穩健的貨幣政策基調沒有變,但表述由“松緊適度”變為“靈活適度”,意在突出貨幣政策的靈活性,說明2020年中國可能面臨更加復雜多變的形勢,貨幣政策總量保持穩定,但會根據經濟形勢進行調節,與會議提到的政策要“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動態平衡”相一致?!皬V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要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”的提法變為“貨幣信貸、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”,從范圍上看,“貨幣信貸”較“廣義貨幣M2”的范圍擴大,“經濟發展”較“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”的范圍擴大,說明政策更加著眼于對“全局”考量。就目前而言,貨幣政策要突出平衡好穩增長和控通脹。此外,會議首次強調“降低社會融資成本”,可以預見,明年政策利率仍有調降的空間和必要,帶動LPR和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下降。 此外,會議強調要增加制造業中長期融資。一方面,制造業轉型升級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,會議多次提及 “提升制造業水平”“推進傳統制造業優化升級”“打造一批有國際競爭力的先進制造業集群”等,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離不開信貸支持,而制造業資金需求通常具有規模大、期限長的特征,因此要“增加制造業中長期融資”。另一方面,2019年以來,工業企業利潤增速持續負增長,制造業投資創有數據記錄以來的新低,企業發展遇到一定困難,需要信貸的支持,因此政策多次引導金融機構優化信貸結構,加大對民營企業、制造業中長期信貸支持力度,而本次會議再次強調,是政策在明年的延續。

    六、財政政策:大力提質增效 

    積極財政政策,通過數量的擴大的同時,更要通過調整支出結構實現。具體是:通過“基層保工資、保運轉、?;久裆钡谋U蟿傂灾С?,壓縮一般性支出,將財政資金更多投向供需共同受益、具有乘數效應的先進制造、民生建設、基礎設施短板等領域,促進產業和消費“雙升級”,同時通過鞏固和拓展減稅降費成效,提高財政政策效果和質量。與2019年的減稅降費和增加專項債額度相比,財政政策積極的方式和側重點有所變化。 

    七、金融防風險:去杠桿暫告一段落 

    2019年中國成功化解了個別中小銀行風險,因此會議認為中國金融體系總體健康,具備化解各類風險的能力,由此,金融防風險任務在“三大攻堅戰”中的位置排在了最后。此外,“結構性去杠桿”的說法調整為“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”,說明去杠桿暫告一段落。 

    八、金融機構改革:回歸本源、分工協作 

    會議提出了大銀行、中小銀行、農村信用社等金融機構的改革方向。其中,“大銀行服務中心下沉”主要強調大銀行要在普惠金融中繼續發揮頭雁作用;“中小銀行聚焦主責主業”主要是服務當地企業、服務特色產業、地區居民,同時這也是銀行差異化發展的有效途徑;“深化農村信用社改革”,通過完善法人治理、提升管理能力,加強服務“三農”的能力。這種比較詳細的劃分,意味著金融改革也從系統論出發,統籌各類金融機構,形成分工協作的金融體系,同時繼全國系統重要性商業銀行的認定和實施“特別監管、特別處置”之后,有望針對不同類型的金融機構,出臺分類監管和分類處置的政策。

    此外,會議強調了要“確保經濟實現量的合理增長和質的穩步提升”。全面小康和“十三五”目標的實現,合理的增長是必須的,但同時更要通過改革釋放紅利,激發市場主體積極性,實現質的穩步提升,也就是高質量發展。(中國網) 


    ?
    關閉
    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_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_国产不卡免费AV在线观看